Rong

我在远方给你写信,轻如羽毛.

 

修女和恶魔

“你这样很烦人的。”
露娜翻着书浏览上面的内容,同时伸手按下了旁边正在拍打翅膀的恶魔。
那双漆黑的羽翼扇动着发出杂音——她本来是不在意这些的,但一边恶魔的目光更加地扰乱了她的心绪。
是再一个冬天到了换了层羽毛吗?她的羽毛似乎厚实了许多。
看来是吸取上次差点在教堂外面被冻死的教训了。
“不要。”
貂蝉的目光依旧停在露娜的面上,她微微启唇吐出两个字,似是有撒娇的意味。慵懒的气息愈发地侵袭过来,修女有些想推迟读完这本书的任务,然后睡一次午觉,在恶魔的身边。
“答非所问。当然,我也没有问你什么。”
她放下书,手指夹在目前自己看的这一页间,侧身对着恶魔,目光与其对上。
慵懒的气息混杂着一种莫名的笑意,似是长烛上火光的忽明...

  39 2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睛。
对于第一时间注意的不是对方的血条而是眼睛这点我也感觉有些奇怪,可我实在是难以思考了。
亮晶晶的,像是刷了一层草莓糖霜——或许就是水果糖的眼睛。
回过神来我试图聚起散开的精神来填上子弹了结她的生命,但再次地,不小心地又迷失在了里面。他人对眼眸的夸赞多数是如同大海或浩渺星空这类的比喻,可我却觉得这些词过于地沉重或飘逸了。
她的眼睛就像是比鲸落要更加温柔一样。相对于渺茫的星空,我更愿意以星星去形容这双眼眸。
比糖果还要温润,比蛋糕还要松软的小少女。真是有些羡慕啊,平时一定是花了很多功夫打扮自己吧,不然怎么会像是糖果一样一看就仿佛要融化了呢。
就算被敌人抓捕得都快要溢出眼泪来,她依旧紧...

  15


@雀麻 生日快乐呀,发到这里来了٩(ˊvˋ*)و

  54 6

她真可爱……

  9 1

有些细节……?

  20

*露蝉向.
*祝愉.

【那只是一个梦,大概吧.】

在做过最后一次祈祷后修女在聒噪的蝉鸣声中入睡了,月光清冷地把她绕住,融入她的呼吸之间.
她做了一个糟糕的梦.
死亡时送葬词中飞舞的白鸽洒下纷乱的黑羽,傍晚时河中沉入的棺材像是黄金,昂贵却没人争着去抢夺,被朦胧的日光染得愈发刺眼.
河水昏沉动荡,最后她在一大堆玫瑰花瓣漂浮着的缝隙间看见了恶魔的羽毛.——她宁可相信那是乌鸦哑着嗓子嚎叫盘旋时,脱落的一根鸦羽,但那上面有熟悉的气息,她几乎每个晚上都枕着它入睡.
不,那不是真的,那只是一个梦.
她挣扎着想要醒来,自己的声音嘶哑得陌生,不停地发出带着哭腔的祈求,眼前的所有突然更加模糊了,像是老式摄像机拍下的照片,...

  20

请让我死在焰圆焰坑里

 

“在海里流泪是看不见的。”
“……你哭了。”
线稿,有机会上色吧…?
2p自家孩子。
人鱼和绝望的孩子的故事
吸口马猴烧酒

  46 5

全员向?
商稿请勿外用w

  25 2

夜晚给了少女最美的幻梦。
——让她在烈焰中安睡。

  19 5

© Rong | Powered by LOFTER